欢迎加入周易世界VIP年费会员
悬赏预测版为您提供高质量服务
小童《时光密码》专版
爱心致谢,“求测”与“预测”的善意沟通
周易世界在线排盘系统
反馈指数帮你获得最佳求测效果
周易世界预测联赛历届冠军榜
新手学习专区
爱心致谢积分赢得免费的广告专位宣传
关于举行"股市预测能手"大赛的方法和规则
易学经典荟萃,秘籍大公开
每天9点至0点签到有奖
返回列表 发帖

[原创] 范二说狗

[/font        范二说狗
    范二者,顾名思义,姓范行二也。

    范二年轻时一表人才,大高个儿,身材匀称高挺,玉树临风像模特儿,偏分式发型,头发有点自来卷儿,挺直的鼻子,眉毛有点弯儿,相书上说的新月眉那种,深情的双眸里透着那么点淡淡的忧伤,令人沉醉而着迷,走在大街上回头率百分之一百。

    岁月如梭,风华不再。
    如今范二已退休了,年逾花甲,头发白了,眼儿也花了,看书也戴上老花镜了,太小的字还须拿一支放大镜才看得清。走在大街上甭说回头率了,对面碰上个老太太还扭过头去醒鼻子,吭哧吭哧的,还吐了口唾沫。不过偶尔会遇到只流浪狗走来,低着狗头,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,颠着小碎步经过身边,忽然就翘起一条狗腿,喇出一泡狗尿,濺到范二的脚面,依然迈着小碎步颠颠的前行,没走多远竟回过头来瞪了他一狗眼,冲着范二汪汪的叫了两声,总算有个回头率。范二自嘲的咧咧嘴儿,嘿嘿的笑了两声。

     说起狗这些个狗玩艺儿,范二心里颇有些愤愤不平,不知何时起,这些个呲牙咧嘴摇头摆尾,随地屎尿的家伙竟成了动物界的新宠儿,养狗的人越来越多,趋之若鹜,大狗小狗,洋狗土狗,狼狗哈巴狗,种类繁多,数不胜数,人狗情未了,人狗交配的传言也时有耳闻。
     这些狗东西被人宠上了天,细心呵护,关爱倍至,骂不得,打不得,杀不得,吃不得,大有狗行天下之势。似乎不养狗就没有爱心,不关爱狗就不是慈善家。于是爱狗协会就成立了,而且呼吁全民爱狗,抵制那些个杀狗吃肉的人,骂他们没人性,甚至还有爱狗爱到疯颠的人提议立法:骂狗者罚款,打狗者拘留,杀狗者判刑。更有甚者,狗东西死了,还为其买地造坟,竖牌立传,披麻带孝,跟死了亲爹似的,还守灵。这真是:
世间真荒唐,爱狗胜爹娘。
人畜多颠倒,爱心向何方?

    当然这些充满爱心的爱狗人士自有爱的理由:狗是人类的朋友啊,好一个人类的朋友!那牛和羊呢?它们吃的是草挤出的是奶,供养着数十亿的人类,与人们的生活健康息息相关,是否人类的朋友?最终还不是剥其皮食其肉,更不用说那些鸡鸭鹅了,为人类拉了一辈子的蛋,结果还不是抹脖子放血,抜其羽毛,炖肉喝汤,为啥狗就杀不得吃不得?都是畜生凭啥有此特权?

   不仅如此,这些爱狗人士为了将爱心爱到极至,还化费巨资建造了大型狗舍,据说年供消费过百万元,配专人伺候,专门收容那些成百上千的野狗,流浪狗,那规模相当干人类的福利院了。可怜那些贫困山区的鰥寡孤独的老人,眼巴巴的看着门前的老树,从叶子绿了,又到叶子枯黄,吃了上噸沒下顿,全靠ZF救济粮。叹惜那些山沟沟里穷孩子们,在牛棚或破风漏雨的教室里上课,干饼子,就咸菜,喝凉水,面黄饥瘦,他们跟那些狗畜生没法儿比,它们有爱心人士伺候,住着狗舍,干净,通风,敝亮,吃着狗粮,精细营养,品着鸡肝,就着香肠,就差再喝点老酒了。

    那些宠养在家里的狗东西更不用说了,时不时的还得去修修狗毛,美美狗容,洗洗狗澡,心肝宝贝的叫着,有的竟然还称其祖宗。冬天怕冻着狗肚子拉稀,还得穿上定制的黄马甲,恍惚御赐的黄马褂儿。

    养狗爱狗人士还有一个强大理由,说是狗可以看门,可以抓小偷,能维护社会治安等等。范二确实有点二了,心里倒不过帳来,脑筋绕不过弯来:狗能看门?那要保安干吗?狗还能抓小偷,?还能维护治安?那JC情何以堪?难不成JC局养十几条大狼狗天下就太平了?
范二脑袋摇的像拨浪鼓,怎么也想不明白。

     范二有些嫉妒恨了:你养狗你快乐,你抱着亲,搂着睡儿,高兴打个狗滚儿,那是你的享受,可别祸害四邻,狂犬扰民,吓人咬人,为害社会,都处都是狗尿,随地可见狗屎,腥臊恶臭,污染环境,狗满为患,迟早会祸及人类,范二有点担忧了。

    范二说起这些狗东西情绪就有些失控,这是有原因的,也怪不得他火气这么大。

     去年夏天,隔壁入住了个租户,是个秃顶的光棍汉,看上去五十多岁的样子,带副金边眼镜,像个文明人。有朋友来找他,喊他老苟,此苟非彼狗。老苟养了两只大黑狗,一只是母狗,另一只也是母狗,而且是两只秃尾巴狗。

     范二是个忠厚老实人,平常深居简出,沒事儿出门溜溜弯儿,陪老婆买买菜,大多都在屋里看看电视看看书,累了就抽根烟,发发呆儿,从未跟邻居犯来往。自打来了这秃顶的苟邻居,范二的心里就添了堵。

     苟邻居家的两只大黑经常互咬,或许是同性相斥或是处在发情期,咬得很凶。先是‘呜呜’从喉咙里发出恐赫的低吼,继尔便‘汪汪’的狂犬起来。从门里咬到门外,在走廊里上窜下跳,狗毛乱飞,宛如两个黑寡妇掐架,吵得四邻不安。

    最不能容忍的是那两只秃尾巴的黑母狗经常在走廊里撒尿,更令范二恼怒的是在自家厨房的窗下撒尿。母狗尿特别味大,天热的很,一开窗子,热浪滚滚,一股浓浓的腥臊味儿扑窗而入,令人窒息。

    是可忍孰不可忍,范二火大了,恨不得去踹苟光棍家的门,幸被老婆劝阻。范二也不愿与邻居发生冲突,当然也惧怕那两只秃尾巴的大黑狗,但又忍不下这口恶气。范二动了脑筋,取出一張白纸,用黑炭笔在白纸上写了个小告示:请管好你家的秃尾巴狗,勿在走廊和窗下大小便,否则报警!范二字写的好,颇有颜体风骨,当年也是文化人。写罢涂上胶水,打开房门儿,轻手轻脚的走过去,贴在苟光棍的家门口旁边的墙上,怕粘不住,又用手按按,才悄悄的回到屋里。

     此招果然管用,再也沒有看到窗下或走廊里有狗的尿液。范二的心里舒服了许多,生活又恢复了平静,该买菜就买菜,该溜弯儿就溜湾儿,一般在下午三点以后,中午是不出门的,午时太阳毒的很呢。
        可是又一件意想不到事发生了。
       那是个周末,晚上约了朋友来家小聚。范二吃了午饭就出门去市场购物,准备晚歺的食材以及酒水。推开房门的顺间他看到了即惊讶又恶心的情景,那禿顶光棍汉竟一丝不挂的站在走廊的窗前,向楼下的平台上张望,平台上有几个女孩在玩耍。秃顶光棍听到范二
   
关门的声响,一扭头看到了了他,顿时像受惊的老鼠,嗖的窜回了屋里。范二楞了片刻,本能的大吼一声;你tmd要不要脸!屋里沒有声音。范二悻悻的走下楼梯,心里还琢磨,这苟东西,天再热也不能光屁股,这老光棍是否有病?脑海里忽然闪过三个字,‘露阴癖,’不会是耍流氓吧?幸好都是男的,便沒有深究。

       过了没多久,这个秃顶光棍的报应就来了。

       那是个异常燥热的中午,闷热的天空没有一丝风儿,只有蝉在树上烦人的鸣叫,送水工手提肩扛着大桶水蹬蹬的上楼,满头大汗,兰色的工作服全被汗水湿透。

    屋里开着空调,范二正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,突然被走廊传来的叫骂声惊醒。他起身走到门前轻轻地打开一道门缝向外張望,只见一个中年妇女,胖胖的身材,肚子挺大,象个气囊,一脸横肉,范二认出这肥婆,住五楼,在市场-个肉摊上卖肉。她左手扠腰,右手举着一把明晃晃的菜刀破口大骂,那嗓门决不亚于《功夫》片中的收租婆;你个挨千刀的滚出来,耍流氓耍到老娘头上了,瞎了你狗眼!老娘我闯过码头跑过船,黑道上贩过烟,老娘我结了八回婚,克死过九个男人,什么鸟鸡巴没见过,你个老不死的老流氓,老娘一刀下去,剁死你个鸡巴玩艺儿喂狗!骂了半天,肥婆似乎解了气,挥了挥手中的钢刀,临走又朝紧闭的门上踹了一脚,回头又骂了一句;你等着,有你好看,狗东西!气哼哼的下楼去了。

     苟邻居躲在屋里不敢吭气,秃顶主人怂了,秃尾巴狗也没了声音。只至听到门外半天没有动静,才大着胆儿在门里嗷了一嗓:我姓苟,但不是狗东西。主人发声了,狗也叫起来。

     傍晚时分,楼下停了一辆警车,闪着警灯,上楼来两个JC将姓苟的秃顶光棍汉带走了。

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原创;刘继尧




写于2017年11月15日戌时
1

评分人数

  • 青竹

大道无形,法无定法。

回复 1# 刘继尧


    有才气的刘老师,真的该去拜见你!
途无边,绪连天,闲愁漫卷.

TOP

谢谢青竹,除了研究易经外,闲暇时偶尔动动笔,年龄大了精力不支,写点小文章,希望大家喜欢。
大道无形,法无定法。

TOP

返回列表